楚雄市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何守华等故意伤害案

2017-09-11 17:05:58 来源: 本站

 

发挥刑附民案件调解优势   宽严相济惩处犯罪
——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张旭故意伤害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云南省楚雄市人民法院(2015)楚刑初字第18号
2.案由:故意伤害罪
3.当事人
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张旭
【基本案情】
2013年12月17日0时许,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等人与被害人刘某在被告人王一澈开的位于大理市大理镇弘圣路柒遇酒吧内喝酒,后王德兴女朋友的妹妹周某某准备离开酒吧时发现其放在酒吧地下室的包不见,被告人王德兴、何守华、张吕钱、陈荣奎便先后与周某某到酒吧地下室找包,因看到包是从被害人刘某穿着的大衣里掉出来,被告人何守华、王德兴、张吕钱便对刘某拳打脚踢,因被告人王一澈不准他们在其酒吧里打架,被告人何守华、陈荣奎二人将被害人刘某拉到酒吧门口人行道上,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先后对被害人刘某进行殴打。期间,被告人何守华将被害人刘某踢倒致其头部着地。被害人刘某于2013年12月17日在大理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颅脑外伤综合症并颅内出血、右前额软组织挫伤。于2014年1月10日被害人刘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刘某系外力作用头部及胸部,致重度颅脑损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就民事赔偿与被害人刘某家属达成调解协议,被告人何守华赔偿了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5万元,被告人张吕钱赔偿了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4.2万元,被告人王德兴赔偿了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6.2万元,被告人陈荣奎赔偿了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4.2万元,被告人王一澈赔偿了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10.2万元,五被告人均取得被害人刘某家属谅解。
【案件焦点】
在共同犯罪中如何区分主从犯
【法院裁判要旨】
云南省楚雄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等人在酒吧娱乐时,因发现同伴包不见,后在找寻中看到包从被害人刘某大衣内掉出时,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便在被告人王一澈酒吧地下室殴打被害人刘某,后被告人陈荣奎与何守华将被害人刘某拉到酒吧门外,五被告人先后共同殴打刘某,在殴打过程中被告人何守华用脚将刘某踢倒在地使其头部着地,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共同伤害他人身体并导致一人死亡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惩处。被告人何守华在其居住小区门口因与保安张某某发生口角便邀约被告人张吕钱、陈荣奎、张旭等人到现场。后四被告人对张某某进行殴打,导致被害人张某某鼻骨骨折、肋骨骨折,造成张某某轻伤,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陈荣奎、张旭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本案的罪名和定性理由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在犯罪过程中共同故意实施犯罪行为,属共同犯罪,被告人何守华在犯罪过程中积极实施犯罪行为,在殴打中将被害人刘某踢倒致其头部着地,以及邀约被告人张吕钱、陈荣奎、张旭共同殴打被害人张某某,故认定被告人何守华属主犯;被告人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张旭在犯罪过程中参与实施犯罪行为,属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何守华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何守华殴打过被害人刘某是事实,但何守华并未用脚将刘某踢倒在地的辩解及辩护意见,本院审查后认为有同案其余四名被告人供述及多名证人证言均证实在殴打过程中被告人何守华用脚将刘某踢倒在地使其头部着地的事实,故此辩解及辩护意见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提出此案属于各被告人共同行为、混合过错导致被害人伤亡的后果,各被告人应共同担责,不宜区分主从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本案五名被告人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意图明显,而且共同故意实施了伤害行为,且何守华在殴打刘某时积极实施犯罪行为,宜区分主从犯,故此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提出被告人何守华案发后在民警通知其到侦查机关接受询问时能主动到侦查机关并如实供述自己及同伙的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可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侦查机关在抓获被告人何守华的同伙后掌握了何守华犯罪事实的情况下通知其到公安机关接受询问,被告人何守华并无投案的主动性,不符合自首的规定,不宜认定为自首,故此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提出被告人何守华在案发后能积极赔偿被害人刘某家属经济损失,具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张吕钱、王德兴、王一澈的辩护人提出本案被害人刘某因偷别人东西而引发本案,故自身存在一定过错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包从被害人刘某身上掉出而引发本案,被害人刘某存在一定过错,但提出被害人刘某盗窃包无证据证明,故提出的此项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王德兴的辩护人提出被害人死亡是各被告人的共同故意伤害行为所致,故应根据各被告人的作用大小量刑,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提出被告人王德兴在案发后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有较好的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张吕钱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张吕钱在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二起犯罪事实中是被告人何守华邀约其去殴打被害人张某某的,其只起到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应从轻或减轻处罚及被告人张吕钱积极赔偿被害人刘某家属的经济损失,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陈荣奎及其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陈荣奎参与殴打被害人刘某证据不足,因除被告人王德兴的供述外,无证据证实陈荣奎殴打过刘某,故此项指控不成立的辩解及辩护意见,本院审查后认为同案人王德兴、王一澈及证人证言均能证实案发当晚被告人陈荣奎及何守华在酒吧地下室将被害人刘某拉到酒吧门外人行道上后,陈荣奎参与殴打过刘某的事实,故此辩解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提出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二起犯罪事实中陈荣奎是何守华邀约去的,陈荣奎只起到次要作用,系从犯,应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王一澈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王一澈在公安机关传唤时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侦查机关在抓获被告人王一澈的同伙后掌握了王一澈犯罪事实的情况下通知其到公安机关接受询问,被告人王一澈并无投案的主动性,不符合自首的规定,不宜认定为自首,故此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提出被告人王一澈在本案中属于从犯的辩护意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提出被告人王一澈在案发后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有较好的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张旭提出其在伤害被害人张某某的犯罪事实中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应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解,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提出其有自首情节的辩解,本院审查后认为侦查机关抓获张旭的同伙后已掌握了张旭的犯罪事实后通知其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张旭不具备投案的主动性,不符合自首的规定,故此辩解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张旭就民事赔偿与被害人刘某亲属、张某某达成调解协议,并积极赔偿被害人刘某亲属经济损失29.8万元,积极赔偿被害人张某某经济损失4万元,并取得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公诉机关对被告人何守华提出的量刑建议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对被告人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张旭提出的量刑建议过高,本院不予采纳。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根据被告人何守华、张吕钱、王德兴、陈荣奎、王一澈、张旭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各自所起的作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何守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0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起至二0二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止);
二、被告人张吕钱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0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起至二0二0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止);
三、被告人王德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0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起至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止);
四、被告人陈荣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0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起至二0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止);
五、被告人王一澈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0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起至二0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止);
六、被告人张旭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
七、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橡胶棍一根,依法予以没收。
宣判后,五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诉。
【法官后语】
被告人何守华等人故意伤害一案是由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我院审理的一审案件,因该案被告人王一澈系大理州中级法院一领导之子,被害人刘开富、张庆云、张应华对此不信任大理市人民法院,并在网上散布消息“法院院长之子打死人不严惩凶手,官官相护”等。为此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该案指定到我院后,我院领导高度重视,由钱副院长亲自担任本案的审判长,与刑庭审判员组成合议庭,先后四次到大理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案。因此案重大,合议庭成员身感肩负的责任重大,既不能让被害人亲属感到法官在官官相护,又不能让被告人认为法官惧怕被害人的无理要求而枉法裁判,为此合议庭成员放弃休息日研究案情,疏理被害人提出的要求被告人赔偿的经济损失,被害人要求被告人赔偿60万元,而符合法律规定的合理损失只有25万元,相差甚远。被害人放出话来,如果不如数赔偿,便要将该案公布于网络,且要上访讨要说法。2015年1月13日合议庭成员在开庭前赶赴大理市人民法院通知各受害人及各被告人的亲属及辩护人共30余人,组织双方庭前就民事部分进行调解,通过合议庭成员耐心、细致的讲法律、讲道理,对被告人亲属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他们站在死者双方父母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动员他们积极筹措资金赔偿被害人亲属。经过两天做工作,双方在开庭前就民事赔偿基本达成一致意见,同意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33.8万元。同年1月20日合议庭成员到大理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经过一天的开庭审理,双方就民事赔偿达成了调解协议,并签署了调解协议,但多数被告人家庭经济条件较差,无法在短时间内筹措现金,法庭又给各被告人亲属一个月的时间准备资金。一个月之后各被告人亲属无人前来交纳执行款,为此被害人亲属蠢蠢欲动,欲在网络上发布该案。合议庭成员再次赶到大理市法院了解各被告人亲属的筹款情况,通过做大量工作,一星期后各被告人亲属将执行款全部打到了楚雄市人民法院的账户上,三被害人均领到了执行款。该案民事部分得以圆满解,刑事部分也顺利宣判。积极赔偿损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是本案酌情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本案充分考虑了五被告人均“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这一情节,根据五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判处了适当的刑罚。案件的处理充分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诠释了刑附民案件的调解优势,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